现场直播开奖

​培国散文不是非虚构,是“舔锅”体

ʱ䣺2020-11-27

今天参加这个研讨会活动非常高兴,我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要求在会上说两句,我觉得从培国文学作品被记述者的角度,会有很多人想说说,但是我又不会说,说了以后又有点后悔,来了以后守着那么多人再说茬合了。首先表示感谢,培国的文学作品记述了好多博山陶琉大师、民间手艺人、成功人士的艺术经历和创作过程,也记述了好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的一些故事,如果他要不记下来,随着时间消失这些记忆慢慢就没了,《鼓当》里面说的《世上曾有张博伦》,整个的创作过程我都参与了,采访了啥的,我也说了一些东西,书出来还没正式面世,我就看了,和光辉先生讨论了一个下午,对这部书做了比较全面的分析,写得非常好,非常到位,尤其培国作品对博山方言的使用,我觉得这也是博山的一个文化现象,本来炉匠、窑匠、下煤窑的,他们这些人,受环境的影响形成一种独特的语言体系,培国用文学形式把它反映出来,我觉得很有特色,应该引起专业部门讨论,专业上的事情咱不懂,从老百姓这个角度来说,是非常受欢迎的,我也替基层的被书写者对培国表示感谢!

去年的时候,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了几个研究生,进行非虚构写作研究,选定培国作为重点研究作家、非虚构写作的典型和一种文化现象进行关注,去了几个人参加,大家说了之后,从学术上咱也不大懂,但是我也知道培国先生的文学作品,对于过去的那些流派风格都有,鸳鸯蝴蝶有,新月派也有,白洋淀、山药蛋都有,加上现在时兴的这种时间体,培国的文风里也有,但是我觉得这些说法还不够准确,后来开完了会出来,潘玮旻研究生喊住我,说我想和你说两句话,就在那里说,问我是啥看法?我说我觉得把培国先生定义为非虚构不是很准确,有这么多作品集在这里,足以构成一种新的文学现象,叫我说,叫它“酥鱼锅”体更准确,她问酥鱼锅是啥?我说就是刚才吃的那个,黑乎乎黏糊糊端上去那个就是,那是博山一个名菜,她说当时没感觉,我说好吃,咋着好吃?简单点和我说。我寻思了半天,说舔锅,哪两个字?伸出舌头来舔锅,吃完了以后不尽兴再舔舔,她闷住了,我这么说有点夸张,一锅酥鱼锅吃完了得再使勺子刮刮,刮完了还不行得使煎饼擦擦。培国先生的文学创作和这个酥锅很像,他是用最简单的食材,最简单的烹饪方法,做了一个最亲民的一道菜,老百姓都想吃,他的题材非常广泛,基本上所有老百姓关心关注的东西都能包容进去,老百姓不知道的陶瓷、琉璃、文学、地方掌故又是音乐,而且都有研究,这种情况是其他作家很难做到的,从中透露出来的是他高尚的人格魅力,小炉匠你去找他他要是看着你不顺眼,刺啊呱啦两句话就把你弄出来,一家人对培国都非常尊重,今天侯老先生、张明文先生都来了现场,都八十多了,人格魅力还用说?

我对潘玮旻说你好好研究研究这种说法是不是对?如果能行的话再一个研讨会来聚乐村开,咱上酥鱼锅,在博山这是绝配,吃着酥锅听着鼓当看着培国散文,喝着点干烘茶,这是博山人的福气。

(根据毕玉奇先生在《鼓当》首发式暨研讨会的讲话整理,未经本人审阅)

本文为刘培国先生原创文字

若需转载请联系此公众号

将追究其相应法律责任

转发时切勿删除版权信息

刘培国

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执行董事

中国作家协会会员

中国散文学会会员

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

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